珠海將推進3條高鐵線路攜手澳門告別“高鐵孤島”

來源:星島環球網

  7月3日清晨6時30分,珠海城軌站內大堂,趕往廣州工作的珠海市民早已聚集在動車前,準備開啟一日的灣區生活。

  這一刻,距離珠海城軌站不遠處的港珠澳大橋上,往來香港、澳門和珠海三地的人流、物流、車流早已穿梭于伶仃洋面之上,粵港澳大灣區1小時優質生活圈從夢想照進現實。

  伴隨著《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的正式印發實施,“軌道上的大灣區”將加速建設。近日,珠海提出,將謀劃建設廣江珠澳高鐵、廣中珠澳高鐵、深珠高鐵,并在橫琴口岸實現高鐵與澳門輕軌的無縫銜接,從而將澳門納入全國高鐵網絡。與此同時,建設“珠澳高鐵樞紐”的呼聲正凝聚為共識,“珠澳合璧”將催生出怎樣的高鐵沖擊波,打開灣區經濟新的想象空間?

  “手無寸鐵”的焦慮史

  高欄港碼頭,吊臂起落間,貨如輪轉,這里是珠江—西江經濟帶上繁華的交匯點之一。

  不遠處,每隔30分鐘,就有一輛火車呼嘯而來,卸貨、裝貨,將來自西江上游的貨物源源不斷地運往廣州中轉,并通過全國鐵道網駛向天南地北。

  從廣州直抵珠海高欄的廣珠鐵路,是全國為數不多直接建到港區的鐵路線路,它的建成通車,徹底改變了珠江西岸無貨運鐵路的歷史。

  然而,打破這一歷史的廣珠鐵路,建成至今僅僅7年。而與此同時,其他城市已經快步跑進了“高鐵時代”。

  廣珠鐵路的修建背后,藏著一座門戶城市對“手無寸鐵”的焦慮史。

  1985年,成立5年的珠海經濟特區為了經濟發展的需要,提出修建廣珠鐵路,希望將其與珠海機場、珠海港連結成網,搭上京廣大動脈,形成立體化的交通網絡,改變珠海處于珠三角交通末梢的狀況。

  這一設想在12年后才落地。

  1997年,廣珠鐵路動工興建。然而,由于各方資金均未十足到位,1999年上半年,廣珠鐵路陷入停工。此時,該項目已完成1.9億元的工程:完成了設計及珠海境內的征地和部分路基、橋涵的土石方工程。

  就在珠江西岸的廣珠鐵路陷入停工困境之時,珠江東岸的廣深已是4線并行,并即將上馬廣深港高鐵。

  珠三角一東一西“冷熱不均”的軌道交通建設讓珠海陷入了焦慮。停工之后,珠海多名人大代表多次提出議案,希望推動廣珠鐵路復工。直至2007年,幾經周折的廣珠鐵路才重新設計再次開工,但此時,原來以客運為主的功能改為以貨運為主,珠海人乘火車到廣州的夢想再度落空。

  不過,2012年12月31日建成通車的廣珠城軌鐵路填補了這一缺憾,遺憾的是,直到2016年珠海才開通到北京的直達線路。

  “但是,珠海并不處在大型高鐵干線上。”廣東省珠江發展規劃院副院長羅小虹說,“廣珠城軌在全國高鐵網絡中是一條支線,現在珠海的跨省線路只能依賴于這唯一的一條支線,這是珠海甚至澳門都無法回避的一個短板。”

  “目前珠海應該是珠三角城市當中唯一沒有直接接入國家高鐵網的城市。”復旦規劃建筑設計研究院副院長敬東直截了當地說,“在信息化時代,人們對交通的時間成本和交通本身要支付的成本是非常關注的。如果是高鐵,從珠海拱北到廣州南站1個小時交通成本可以縮短一半。”

  “珠澳合璧”的戰略性選擇

  面對這一困境,加速融入國家高鐵網絡逐漸凝聚為珠海高鐵突圍的共識。

  “此前,珠海先后開通了至北京、貴陽、上海方向的高鐵線路,但發車頻次少、可達城市少,實際并未形成高鐵效應。”斗門區副區長鄭薇在擔任省十二屆人大代表時,就曾提交過“關于將深圳—珠海城際軌道建設納入‘十三五’規劃,構建珠三角灣區城際軌道環線的建議”,她說,從戰略層面看,澳門、珠海僅僅依靠機場已不能滿足現狀需求,亟須推動高速鐵路建設,融入全國高鐵網絡,才能更好地發揮國際門戶作用。

  “在高鐵快速發展的階段,珠海沒有建設或規劃一條真正的高鐵線路,與國家賦予的珠江西岸核心城市戰略定位相差甚遠。同時,澳門作為世界旅游休閑城市,與珠海一樣,需要高鐵線路支撐其與區域的快速聯系。”鄭薇進一步說。

  曾從事多年規劃設計工作的鄭薇在建議中提出,應盡快對深圳—珠海城際軌道完成選線研究,加快促進項目建設,以完善珠三角城際軌道網結構,使之由“人”字形優化為“口”字形,促進粵港澳大灣區與廣東三大自貿片區之間城際軌道互聯互通。

  而到了今年2月,正式印發的《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提出,將編制粵港澳大灣區城際(鐵路)建設規劃,完善大灣區鐵路骨干網絡,加快城際鐵路建設,有序規劃珠三角主要城市的城市軌道交通項目。

  “可以說,未來的粵港澳大灣區就是軌道上的大灣區,高鐵、城鐵、地鐵這些軌道交通將大灣區緊密聯系。”廣東省鐵投集團董事長朱耀忠此前表示,具體來說,就是要著重解決珠三角和香港、澳門城際通道的互聯互通,引導城市群發展,破解交通障礙,實現一體化發展。

  消息傳來,珠海人的情緒為之一振。

  一直以來,由于經濟體量偏小,珠海在發展軌道交通一事上的話語權偏弱,甚至曾出現廣珠鐵路因資金不足遭遇停工困境的尷尬一幕。“珠澳合璧”,成為了珠海高鐵折沖樽俎的戰略性選擇,一方面可以增大在軌道線路上的分量,另一方面也能提升高鐵運營的經濟效率。

  “港珠澳大橋建成通車、珠江口東岸的廣深港高鐵香港段運營均收到了良好的社會反響,有效加強了港澳與內地的聯系。澳門—珠海作為粵港澳大灣區重要一極,承擔著極點帶動、軸帶支撐,提高珠江西岸地區發展水平的重要作用。”全國政協委員、珠海市政協副主席潘明為此呼吁,應加快優化珠江口西岸高鐵網建設,打造珠澳高鐵樞紐。

  打通三大方向的大通道

  在業內人士看來,一旦珠澳高鐵樞紐的建議付諸實施,不但珠澳兩座城市將同時終結“高鐵孤島”的歷史,還有望進一步融合發展,成為粵港澳大灣區經濟版圖中不可忽視的一極。

  “隨著粵港澳大灣區產業轉型升級的加快,未來會有更多商務客流通過珠海來往港澳與內地城市,因此珠澳共用一個樞紐站場,其他高鐵樞紐站相比,它是一個內外聯通的樞紐,功能更多樣化。”羅小虹說。

  去年9月,廣深港高鐵香港段正式運營,香港正式接入了全國高鐵網絡。高鐵架起了粵港便捷溝通的橋梁,方便了居民往來旅游、探親,也提供了更多學習、就業、創業、生活的便捷機會。

  “至此,珠三角高鐵網東密西疏,區域高鐵發展不均衡的態勢更加凸顯。”潘明說,珠三角東岸地區高鐵網絡密集,布局有廣深港高鐵、廈深高鐵、深茂鐵路、贛深客專、廣汕客專等,珠三角西岸乃至粵西地區僅有深茂鐵路一條線路,缺少對外高鐵通道。“這也是粵港澳大灣區軌道網的瓶頸所在。”

  這樣的聲音得到了珠海市政府的呼應。今年,珠海市政府工作報告提出,將謀劃建設廣江珠澳高鐵、廣中珠澳高鐵和伶仃洋公鐵通道,更好承接港深、廣佛極點的輻射,攜手澳門打造大灣區經濟新增長極。

  而在上月珠海召開的全市推進粵港澳大灣區建設工作會議前后,珠海市交通運輸局向外界披露了更詳細的謀劃:即根據珠海地理位置及周邊高鐵網絡的銜接條件,珠海謀劃的高速鐵路主要由三條線路組成,包括廣江珠澳高鐵、廣中珠澳高鐵、深珠高鐵。

  其中,廣中珠澳高鐵、廣江珠澳高鐵都將在橫琴口岸與澳門輕軌銜接,而深珠高鐵在西跨伶仃洋后,將在鶴洲樞紐站與廣江珠澳高鐵實現貫通。

  “通過構建橫琴—澳門—珠海高鐵樞紐體系,將形成通向粵西高鐵干線新通道,服務廣東沿海經濟帶和大西南地區。”潘明認為,這樣一來,不僅將打通珠澳向東、西、北三個方向突圍的大通道,還可將香港、深圳經珠海、澳門與粵西及北部灣城市群串珠成鏈,進一步強化高鐵線路的網絡效應,形成強勁的沖擊波,像層層涌動的波濤,激蕩珠江西岸乃至大西南煥發出新的生機和活力。

东方国度注册